水滴筹15万网络筹款未用于治疗,该不该返还?

2019-08-28 投稿人 : www.jfbar.com 围观 : 1443 次
?

  网络新闻联播2天前我要分享

  我相信很多人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朋友转发的信息,通过“堕落”,“爱”,“轻松抚养”来为患有严重疾病的人提高医疗费用。在线众筹可以更快地解决一些助手的迫切需求。然而,人们捐钱救人。如果申请人将钱用于其他目的,捐赠者和第三方在线众筹平台有权要求申请人退还捐款?

今年3月25日,北京朝阳法院对筹款平台进行了筹款平台审判,起诉用户追回资金。原告北京水滴保护科技有限公司声称,被告莫先生并未将通过“滴”筹集的所有款项用于治疗儿子。这名儿童在放弃治疗后死亡,并起诉超过15万的筹款。元。

此案也引起了广泛关注。一些律师认为,通过网络筹款平台发起捐赠是个人求助行为,不属于《慈善法》的调整范围。那么,平台公司可以要求申请人退货吗?如何才能使互联网公益众筹以健康有序的方式发展?

获得在线筹款,但被指控不用于儿童治疗

原告北京水滴互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诉:2018年1月29日,莫先生在“水滴”网络服务平台上注册了自己的账户,并于4月15日为儿子开展了个人疾病筹款项目重症监护病房。如需帮助,将筹款目标设定为40万元。北京朝阳苑望京苑副院长欧阳华第二天介绍了该平台的申请。

欧阳华:后来,外人报道说莫某的家人有房子的租金收入。 4月16日17时47分,莫某根据公司要求提供信用信息。

莫某无法前来法庭审核现场,通过视频回应视频

莫先生的信用信息的内容主要表明他没有工作。母亲的母亲刚找到工作,仍处于试用期。这个家庭的经济收入取决于祖父的祖父每月工作3500元和门面租金一年。孩子的第一次移植已经花了。 35万元,移植后抗感染和抗排斥,医生告诉我需要15万到20万元。

欧阳华:提交信用信息后,2018年4月16日,上述筹款的最终筹款金额为人民币,捐款数量为6086.

莫先生申请从平台提取现金。 4月17日,他通过了平台的宣传。 4月18日,“Drops”向Mo Mou筹集资金。 7月27日,“水滴”收到莫的前妻报告。

欧阳华:7月27日,莫某的原妻徐某向平台公司报告说,这名孩子被父亲的祖父母慢慢饿死了。最后,腹泻消失了,他们在平台上筹集资金。我想放弃他。

派对:我收到了这笔钱并偿还了我之前处理过的债务。

知道证据并找出情况后,莫先生要求莫先生退还筹款。莫先生同意退款后退出,尚未归还。他提起诉讼要求归还所有筹款和利息。

法院对莫先生的家庭财产和孩子的医疗费用进行了调查。他证实,这名孩子在上海已经住院十次,而且嘉兴也有一些医疗费用。除了在平台上进行互联网公益众筹外,还申请了三项社会救助,总额超过588,800元。在法庭上,莫先生回答说他一直在积极治疗儿童。虽然在平台的帮助下,如果医生知道孩子无法治愈,医生有权选择保守的治疗方案。

欧阳华:在治疗初期,莫某说他从叔叔那里借了10万元用于儿童治疗。因此,莫某以10万元后来筹集的资金偿还了上述债务,并用剩余的3万元募集资金对待孩子。现在只剩下一万元人民币。

是否可以用筹资来偿还债务需要明确界定

根据平台《用户协议》和其他规定,筹款项目的发起人有责任和义务监督为接受者提供的资金。当收件人因疾病或其他原因死亡时,筹款项目的发起人应立即通知平台并退还募集的资金;如果实际情况被隐瞒或者保荐人或收件人收到资金,则处理被放弃或挪用。当挪用或者欺骗时,平台有权要求保荐人和收件人归还所有筹集的资金。

专家们普遍认为,莫先生和捐赠者签订了义务礼品合同。为了回应莫先生首次偿还10万元债务,京石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玲玉建议捐赠者可能更愿意将资金直接用于治疗。

张灵琪:如果我捐10元,我希望将来10元用于治疗孩子,而不是你原来的债务。如果我正在治疗孩子,我卖掉了我的房子。我在对待孩子。我筹集资金来赎回我的房子。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成认为,能否用于偿还预先筹资债务需要明确的协议。

王成:欠医院的医疗费可以退还吗?是否算作儿童治疗?如果你这样说,借这笔钱和治疗你的孩子有什么区别?事实上,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它也用于儿童治疗,但它只是在计算之前,在医院使用的手术没有问题,营养成本,买东西好吃吗?买玩具?我觉得需要有一个基础。这是先决条件。归根结底,协议非常重要。虽然我们无法监督平台,但我们可以敦促它完善这些东西。

张灵琪认为,平台有审查的义务,但缺乏能力。

张灵琪:现在问题出在哪里?它有义务审查,但没有能力进行审计,完全依赖于帮助者的完整性。

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通过流量,利息存款,广告等获得收入。应该规范公益事业和商业中的这些新事物。北京志成社会组织矛盾研究中心任何国家部门执行主任都提到,医院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数量的增加值得关注。

何国科:工作人员的推动是什么,专门针对患有这些严重疾病的患者上网寻求帮助。这种行为特别多。事实上,这种个人帮助已经恶化并成为一种商业行为。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从国家立法和司法角度加以规范。任何个人帮助问题也会影响整个中国慈善业的发展,影响整个公益事业的形象。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金金平表示,资金安全是互联网众筹平台运作的基础。

金金平:如今,所有平台都非常关注资金的安全性。我也一直担心它。如果出现问题,你说什么?很多,这家公司不会这样做,或者我们的政府部门会停止打电话,而且所有企业都不能做这项业务。但如果你做了很多社会研究,你会发现这种生命力对许多濒临灭绝的家庭有多么重要。

如何更加规范地发展,平台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民政部和社会工作部慈善组织研究员李力介绍了一组数据。

李力:2019年6月筹集的水滴为6.5亿人次,捐款为200亿。这个数额仍然很大。自2019年以来,降水平台积极发现,已有5起通过假冒伪劣材料进行欺诈性筹款活动,并报案,为新疆,福建,辽宁等地的公安机关提供援助。截至6月底,当地公安机关已逮捕嫌疑人。五个人。

目前,互联网服务自律平台的自律倡议和自律公约的自律约定限制了互联网公益救援平台的使用。李力认为,民政,工商,网络信息,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应建立互联网公益联合监督机制。众筹的发展受到监管。北京朝阳法院政治部主任于丽江也提出了同样的看法。

于丽江: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简单的句子很简单,我根据合同唯一的问题是确定退款的范围和退还补偿的具体方法。它基于比例原则或继承原则,但这些是一些技术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裁判的问题,包括案件的真实价值,是我们必须根据缺乏规则制定一些规则。

莫先生水滴案例的结果是什么?预计合议庭将作出基准判断。

中央电视台官方账号

日期归档